美術館如何提高自身對觀眾的吸引力
10-23 23:42| 發布者: 藝術品| 查看: 1600| 評論: 0|來自: 新浪收藏
摘要 : 每一行業的從業者都有一個夢想,期待引起最廣泛的關注並為社會提供最有效的服務,美術館的領域也不例外。同行們聊起業務,常常感喟觀眾的人數還不夠多,尤其是在某些特定的大展之後,難免又有冷落之嫌。 ...

每一行業的從業者都有一個夢想,期待引起最廣泛的關注並為社會提供最有效的服務,美術館的領域也不例外。同行們聊起業務,常常感喟觀眾的人數還不夠多,尤其是在某些特定的大展之後,難免又有冷落之嫌。每當這樣的時候,筆者常問兩個問題,第一,觀眾的人數會不會影響美術館從業人員的收入?第二,不來參觀美術館對觀眾有沒有什麽不良後果?前者讓人聯想到有提成的某些行業,因為跟從業者的個人利益掛鉤,另當別論。後者讓人聯想到醫院,健康是硬需求,有病不看就難受。如果沒有這兩樣墊底,美術館就不必片麵苛求觀眾的人數。愛來的,隻要展覽有吸引力,還會繼續來。不愛來的,隻要不來沒啥損失,憑什麽要來?

需要是最好的老師,美術館的觀眾人數正是由雙方的需要共同決定的。如果美術館的參觀人數太少就會麵臨倒閉的危險,那麽,為了維持一定的觀眾保有量,相信各家美術館都是會拿出辦法的。如果觀眾人數超過某個閾值就能讓從業人員的收入翻番、秒漲,那麽經濟杠杆也許最有魅力。缺乏這樣的前提,孤立地討論美術館的觀眾人數,多了如何?不多又如何?終究類似於堂吉訶德大戰風車,贏了如何?不贏又如何?

對美術館的愛是發自內心的,這種樸素的情感也是決定觀眾人數的原動力。作為從業者,不妨假定每個人都是愛美術館的,之所以暫時沒有來美術館走一遭,勢必由於其他的原因而耽擱了。就美術館而言,吸引觀眾的核心力量無外乎就是調動觀眾的需求。如果美術館僅靠展覽的視覺需求而吸引觀眾,那麽肯撇下其他需求而願意來美術館參觀展覽的觀眾,就會因為需求過於單一而受到局限。所以,在這個話題上,美術館的吸引力還體現在能否提供多向度的需求,讓觀眾覺得撇下其他的事情而把時間和精力花在美術館裏更有意義。

不少美術館都強調“以展覽為中心”,並且相信好展覽常有、而觀眾人數的飆升不常有。這種以展覽帶動美術館的思維其實挺好,問題在於“展覽”是什麽?幹巴巴的、走場子式的參觀並不是“展覽”的全部內容,站在觀眾的立場上,關於“展覽”的需求也許還包括更豐富的現場體驗,比如與作品的互動、現場的參與感甚至角色扮演。筆者有一次跟人聊起美術館究竟還缺什麽的時候,舉例各大電影院的爆米花。爆米花跟看電影並沒有直接的對應關係,但是細心的觀眾一定都知道,爆米花幾乎成為各大電影院的“標配”。票房的排行榜從來都是長江後浪推前浪,而不管導演是馮小剛、李小剛還是趙小剛,電影院的爆米花飄著永恒的香。筆者認為,如果一定要在美術館尋一件類似於爆米花的“標配”,必然也應該是茶,是茶館。無論視覺對觀眾有怎樣的吸引力,最後都不能忽視味覺的力量。美術館應該有足夠的空間做茶館,讓觀眾坐下來、閑下來、留下來。

繼續假定觀眾都是愛著美術館的,那麽在觀眾和美術館之間,有哪些元素可以提升這種情感的黏合程度?就像一句老話,不存在無緣無故的愛。作為美術館的從業者,隻有不斷發掘新的體驗方式,才會讓觀眾獲得持續的愛的理由。比如前段時間在廣東美術館舉辦的“廣東美術百年大展”,用手機掃描二維碼的導覽方式。又比如,近期在廣東美術館舉辦的“萬語國”展覽以“語言”為線索分為五大板塊,涉及繪畫、雕塑、裝置、動畫、影像、新媒介等多種表現形式,都給傳統的“展覽”注入了新的視覺形式和參觀體驗。正如電影界討論的“票房”取決於該部電影是否精彩,美術館的從業人員討論的觀眾人數,其實不是由觀眾決定的,而是由美術館的吸引力決定的。優秀的美術館從不擔心觀眾人數,用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,你若盛開,蝴蝶自來。

最新評論

和记娱乐訂閱號
和记娱乐服務號
發表新帖 客服
微信
回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