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台北故宮展張大千畢生尺幅最大作品《廬山圖》
10-23 23:31| 發布者: 藝術品| 查看: 1741| 評論: 0|來自: 收藏快報
摘要 : 台北故宮博物院推出了一項畫展,對於各類珍品匯聚的台北故宮博物院來說,本來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,但令人驚訝的是,展覽僅僅展出了兩幅作品。此次“名山大川——巨幅名畫展”作為將陳列近三個月的展覽,隻是展出了 ...

台北故宮博物院推出了一項畫展,對於各類珍品匯聚的台北故宮博物院來說,本來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,但令人驚訝的是,展覽僅僅展出了兩幅作品。此次“名山大川——巨幅名畫展”作為將陳列近三個月的展覽,隻是展出了張大千的《廬山圖》和呂佛庭《黃河萬裏圖》的兩件作品。

為何隻有兩幅畫?其實展覽名字就告訴和记娱乐了——“巨幅”,張大千《廬山圖》長約10米,呂佛庭《黃河萬裏圖》更是令人驚歎,長逾51米!

晚年心血力作《廬山圖》

張大千《廬山圖》,178.5×994.6厘米,由張大千家族捐贈,是他畢生尺幅最大的作品,也是晚年最精彩的力作。此圖匯集了大千畢生繪藝精粹,有紮實的筆墨涵養和潑彩大寫意的融合。結構方麵則展現了畫家宏偉的凝聚力,使畫麵呈現懾人的震撼效果。

傅申教授曾評論說,畫中具體的形象大抵表現在山石、林木、屋宇,而重山密林則是彩墨一片,混沌交融以擴大畫幅空間。使畫麵中筆法的“實”與墨彩渾然的“虛”交疊互用,實中帶虛,繁密而不閉塞,神完氣足,一如石濤(1642—1707)所言:“或真或幻,皆是我筆頭靈氣。”

張大千此生最後的巨製《廬山圖》,是大千畢生最大的山水畫,也是他台灣時期尺幅最大也最重要的作品。而且大千先生每一幅大山水的製作背後,幾乎都有特殊的動機,《廬山圖》也不例外,台灣作家黃天才在《張大千廬山圖的製作經緯》一文中有翔實生動的記載。此畫是應日本一位著名僑領李海天之請,為他的旅館大廳牆麵特地繪製的巨作。

由於李氏為北方人,大千本想畫萬裏長城,但以有山無水,天然風光無甚可觀而作罷。最後宣布他要畫江西省北部的名山“廬山”。然而大千雖然遊跡遍及中國,廬山卻是從未親履之地。

張大千作此畫時,身體狀況很差,常住醫院治療,時畫時輟,而且由於畫麵太大,還得整個人被抬上畫桌趴著畫,極為吃力。甚至有時心髒不適,吃藥休息後,仍繼續搏命作畫。後來由於台北曆史博物館要求要將此畫及其近作聯合展出,於是大千先生作了最後一次趕工,隻題了兩首詩而沒有署款。台北曆史博物館展畢歸還之後,大千原擬在身體狀況許可下,作進一步的潤色修飾。可惜他進了醫院,於4月2日去世,終究沒能完成和落款。

蔚為大觀《黃河萬裏圖》

民國呂佛庭《黃河萬裏圖》,66.7×5106.7厘米,為呂佛庭遺贈。全長逾51米,通幅以凝斂細膩的用筆,與古樸典雅的設色,詳細描繪黃河綿延四千六百餘公裏的壯闊景致,前後共費時兩年四個月始成(1983—1985),時已七十五歲。

呂佛庭,名天賜,字佛庭,號半僧,以字行世。清宣統三年(1911)生於泌陽縣雙廟街鄉夭莊村。泌陽縣立農村師範學校畢業後,短期擔任泌陽縣教育局科員。因其酷愛繪畫,於1931年考入北平美專受業三載。曾就學於許翔階、秦仲文、齊白石等名師門下。抗戰時期,與焦元甫等人組織抗敵後援會,積極發動募捐,並以身作則,將畫作捐出義賣,盡捐妻兒首飾。還踴躍參加“怒吼”話劇團在泌陽縣各地演出,宣傳抗日。後曾應聘為河南省民政廳秘書,旋辭職。先後在源潭中學、唐西中學、南陽師範教書。1948後,曾在台東師範、台中師範、師專、師大美術係和台灣藝專美術科等校教書,後為教授。

呂佛庭術學兼治,畫、書、琴、詩皆精。其繪畫為達師法自然的境界,早年廣遊祖國名山大川。1983年5月,呂佛庭開始製作《黃河萬裏圖》,至1985年9月完成,為時兩年零四個月。此幅長卷,是用絹料畫成,闊二尺五寸,長二百一十尺,這是一幅不朽的巨作。

因《黃河萬裏圖》尺寸過為巨大,本報無法清晰完整地展示其全貌,故以局部饗讀者,望能同感山河之壯麗。

最新評論

和记娱乐訂閱號
和记娱乐服務號
發表新帖 客服
微信
回到頂部